古埃及禽兽[11p]


在古埃及时代,各式各样的动物都具有一定意义,除了是当时农民、艺工、司祭和统治者的粮食外,也是宗教上的一个重要标记。所有具宗教意义或被尊为神圣的宠物,古埃及人都会珍而宠之,又会将其尸首製成木乃伊,冠以豪华的殓葬仪式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
羊对古埃及人来说为他们提供食粮-羊肉、羊奶,和作保暖之用-羊毛、羊皮。公羊,代表肥沃的收成,与天上诸神-主创造的羊神克嫩神、管治底比斯城的阿蒙神-地位等同。古埃及人对公羊的尊敬可以从其死后处理尸体情形窥出一二:他们会将尸首製成木乃伊,用镀金的面具及珠宝首饰作装饰,比一般平民死后待遇更优厚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蓝色埃及河马陶器

在尼罗河一带行驶的船只,或在附近堤岸居住、工作的人民,都对现已绝迹埃及的河马既惊且畏。河马代表女神Tauret,表示获得安抚;同时,怀孕河马又代表主产物肥沃的女神。许多蓝色的埃及河马陶器,上面都画有河马住处的植物,作为装饰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印度豹首级

古埃及人对于非洲种最大猫科类的狮子重视有加,法老王更常以狮子自比,代表勇敢和威信。如果人民能猎得狮子,并取下它的皮毛,必获重重有赏。然而,狮子又岂容易遭到猎杀?相对印度豹就较之容易猎取,更往往成为古埃及人的宠物之一。这个镀金製成、眼角带有泪痕印记的印度豹首级雕塑,正是在法老王图坦卡蒙的墓冢中发掘出来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犬只木乃伊

早从埃及历史中就有记载,人类最亲密的朋友不只是家中的宠物,还有具打猎和守护用途的犬只。犬只起居饮食最易照顾,人类通常替它们起名为Blackey或Brave One。由于这头犬只木乃伊是在皇族墓冢中被发现,故此估计它大概是属于贵族的宠物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猫只木乃伊

猫只除了是人类的宠物,闲时赖在主人椅下,或趟在主人怀内,它的功用多年不变,都是替主人保护食物,避免受到蛇虫鼠蚁侵食。古埃及的猫只大概类似现代的虎斑猫,当时的人喜欢替它们改名为miw。猫只亦具有宗教上的意义,它们代表女神Bastet。后期,古埃及人替猫只製成木乃伊,作为对神明的祭献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鳄鱼雕像

鳄鱼一如其他兇恶的动物,在古埃及人心目中具有既危险又惧怕的地位;他们大多会替鳄鱼赋予神圣的代号Sobek,予以供奉,祈求它们不会上岸侵害族人。在尼罗河一带居住的鳄鱼身长六米,在许多古埃及的传说中,不少当时居民都死在鳄鱼口中。在埃及,似乎已甚少有鳄鱼的蹤迹,而这个鳄鱼雕像就是用来作为对古埃及神Sobek的祭献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圣甲虫

小圣甲虫或粪金龟子喜欢收集动物的排泄物,滚成一球,并在球上产卵。古埃及人认为一只大型的圣甲虫滚成太阳,置于空中,遂将之与太阳神Ra联想在一起。他们视圣甲虫为护身符,随身携带,希望藉此替配带者消除恶运、邪恶。古埃及人替圣甲虫起名为Kheper,这名字更经常在皇室贵族中使用,可见人民对它视以尊敬的态度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青蛙与蜻蜓

尼罗河岸一带的土地丰沃,为不少小型野生动物,如两栖动物和昆虫,提供了良好的居住环境。青蛙单独看来挺有趣,至少能控制昆虫的数目;但若联群结党,就会对当地居民构成严重的祸害。古埃及传说中经常描述青蛙和蜻蜓对靠捕鱼维生的人民尤其重要,他们相信,青蛙和蜻蜓会替渔民获得丰富的渔获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彩马

大抵约于公元前1500年,埃及历史才开始记录有马与战车的使用。战车大多由两只马匹拉动,马匹除了在战场中派上用场外,还会用于祭祠礼仪或打猎方面。马匹在古埃及出现时,对古代人来说既罕有又新奇,故象徵社会地位形象,只有具影响力或富甲一方人士才可拥有、饲养。主人会对马匹改以不同的名字,又会替它们準备富丽豪华的马房,给予最优良的饲料,地位显赫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乳牛

埃及地方主要以畜牧为主,当中又以饲养牛只最多,其中包括有入口的牛只。牛只的用途广泛良多,最有饲养价值,包括牛肉、牛奶作食用,牛角用来作号角,牛皮用来製衣保暖、皮鞋皮带、椅子套等,甚至牛粪能製成燃料,各式各样牛的部份,都能提供人类最基本的生活所需。在一些墓穴中,会绘画以主人牧养牛只时的情形作为装饰,更有些主人会替某些牛只改名。

古埃及禽兽[11p]

图片: 眼镜蛇

古埃及人每遇到蛇都特别提醒警觉,尤其是怀有毒性的埃及眼镜蛇和黑颈眼镜蛇,随时从眼睛释放毒液,杀害受害者。法老王最喜欢以它们形象製成的圣蛇像放在冠冕上,象徵权威,又会利用眼镜蛇保护他们。这个以金製成,酿嵌不同色彩石头的圣蛇像,是属于法老王King Senuseret I。
[ 本帖最后由 winging 于 2007-10-15 10:23 编辑 ]
上一篇: 下一篇: